还得从十几个长途电话说起

2018-06-21 19:45

"你只要回来协商,我给你报销路费。"在十几次长途电话沟通后,陈石泉这句暖心话终于打动了余某,也取得她的信任。几天后,余某回到株洲,陈石泉当场兑现承诺,自己掏腰包先行垫付了1000元路费给她。肖建国和余某也高兴地在征收协议上签了字,不久肖建国也如愿选择了一楼的安置房。

看来,要想签下征收合同,余某才是突破口。可是,余某人在广州,不要说与她当面协商,就连给她打电话也不一定能联系上。株洲至广州路途遥远,加上时间紧迫,陈石泉只有打长途电话一条路。可余某的开价与评估价相差太大,前6次都没有实质性进展。眼看一周过去了,陈石泉心急如焚,只得另辟蹊径,找她女儿谈,要她做母亲的工作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两次电话交谈后,余某真的主动来电联系了。

被征收户肖建国腿有残疾,与前妻余某离婚时约定,房子征收款全部给女儿,征收前,房子由肖建国住着,而余某和女儿都去广州打工去了。肖建国提出的条件是:一是要妻子配合;二是自己今后要有房子住,而且自己腿不方便,要住一楼。否则,一切免谈。每次与工作人员见面都是一副"敌对"态度。

作为我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最大的项目--长株潭城铁株洲段,从正式启动征收到基本完成仅用了不到半年时间,至9月下旬锻压段最后一户司法强制执行,该项目完成全部预定的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任务,全程实现了"零违规、零上访",这一切得益于工作人员把维护被征收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,争取群众理解,倾听群众呼声,妥善解决其合理诉求。期间在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处各中心发生了许多感人的故事,以下是其中的三个片断。

荷塘中心的红旗路标段因牵涉到架设跨越红旗路的高架桥,是城际建设控制性工程,时间上十分紧迫,是城铁征收必须尽快攻下的一个"桥头堡"。而如期拿下这个"桥头堡",正是征收人员用连续45个夜班换来的战绩。

在个别人的唆使下,一开始,很多住户开价就要80万或100万补偿款,甚至还提出要补62年的物管费,或者直接要一个车位。工作人员只能通过反复讲政策,耐心做各家各户的思想工作,引导群众真正了解该项目的公益性和征收补偿政策。

肖建国签约后,他主动做起了其他被征收户的工作,他说:"政府没让我吃亏,还帮我解决了实际困难。"其他被征收户通过他的实例,也切实感受到政府真的是从群众利益出发,在规定期限内纷纷签约,确保了该标段的房屋征收工作如期完成。

红旗路标段涉及被征收户29户,房屋都是商品房,面积80至100平方米,住户大都是上班和打工一族,除开周末,白天上门是碰不到人的,因此,工作人员只能利用晚上上门与住户协商。

"20多天后,局面才慢慢打开。"荷塘中心副主任袁鲲直接参与该标段的征收,他说,因为时间紧迫,区政府高度重视,为解决被征拆户的后顾之忧,拿出御景龙湾的品质楼盘作为安置房,住户当时就可以选择楼层、户型,让他们"住得比现在好,生活得比现在好"。

"那段时间,我们常常晚上11点多才下班,回到家已是零点过后,而第二天上午9点必须到单位上班。"回忆起当时连续加夜班的情景,袁鲲说,儿子正上小学,我下班时他已熟睡,他清早去上学时我还没起床,一连45天与他未打照面,第46天见面时,儿子竟然问他"爸爸,你去哪儿了?这么多天不见你。"

更为可贵的是,工作人员根据被征收户的实际情况,将其中7户符合申请廉租房条件的住户情况,上报市房产局,市房产局根据相关规定,给他们开通了绿色通道,7户人也成功申请到了市里的廉租房。征收工作赢得了群众的满意,5名群众代表还自发去市房产局送了感谢信,以表达对征收工作人员的谢意。

从不配合到配合,从"敌对"到朋友--这是石峰中心主任陈石泉在白马垅瓷厂52户住房征收完成后最大的感受,而该标段能在28天内顺利完成,还得从十几个长途电话说起。

株洲晚报10月29日讯(文/图 通讯员毕丰)长株潭城铁由白马垅入株,经田心时代,在云龙拐了个弯,掉头跨过白石港红旗路,然后沿京广线南下,过南岳岭株洲站,直至七斗冲。

可尽管如此,仍有少数被征收户不理解不支持现有的补偿安置方案。项目指挥部的领导也急了,去年中秋节的前一天晚上,荷塘区城铁常务副指挥长陈映山亲自出马,带队上门,在一征收户家里,从晚上10点多一直谈到第二天凌晨1点多,工作人员将补偿标准和相关政策逐条解释到位后,与当事人一起将他的住房补偿再一次当面一项项计算核实,所有补偿款项与实际数据一致,最终取得了他的信任,主动提出第二天签征收合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