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入牌坊门

2019-11-29 14:21

由于海口所城面积较小,海口商贸运输往来频繁,城内人口激增。“马房”渐渐发展成为城内主要的居住区,成为“坊”。据史料记载,康熙十二年,清朝政府在西门街设立海口水师营。乾隆元年,海口水师副将苏福倡率士商捐款在“马房”建海南第一座产婴堂。自明至清,居仁坊凭借背靠海口军事行政中心西门街的优势,吸引不少名将贤达居住。受当时军队信奉关羽的影响,居住此地的居民也有祭拜关圣帝君的传统,并深深敬仰关老爷“仁义忠勇”的精神。由该社区信仰中心——关圣庙的楹联可以知道,“居仁坊”得名便是取“居心仁义”、“居仁之所”的寓意。

斗转星移,昔日荒芜的草场马房变成了城区中的居住点,一些名门望族在此斥巨资建造了精美大气的宅院。至今,这些百年老宅仍有些保存完好,发生在这些百年建筑中的奇闻趣事也被后人口口相传,乐此不疲。

古色古香的清代瓦厝、崭新却保留着传统空间的小楼、巷弄两边的民居鳞次栉比,整体面貌不失和谐。巷道纵横,如同新旧时光的交错。那是历史在海口旧城区沉淀下来城市肌理,没有迷宫般的迂回,只管漫步其中,不用担心找不到出口,让身处都市喧嚣生活的人,能放慢脚步安静心灵的地方。

谁能想象得到,曾经是水草丰茂,马儿奔跑嘶叫的马场,如今成了由一条条历经百年风雨的古巷道组成的居民区。

踏入牌坊门,犹如进入另一个时空。清早,街坊们为门前的绿化浇水,不时有路过的熟人相互寒暄。路边的木椅上总能看见仨俩左邻右舍并肩而坐,唠嗑家常。傍晚时分,庙前的社区广场更像是一个温馨的大客厅,散步的中年夫妻、打球的青年男女、听琼剧的老人,淳朴而又浓郁的生活气息。与老海口五大马路之一的新民路商贩云集截然不同的景观,那份宁静让人心生惊喜。

在解放前,居仁坊的土地庙中还曾长期居住一名地下党员,为了隐瞒身份装作哑子,由于他不能言语,当时的居民无法得知他的姓名,只能叫他“么哑”。居民们怜悯他无依无靠便收容他住在土地庙中,照顾有加。据笔者的奶奶生前回忆,她十几岁时在居仁坊帮家里打理杂货铺,“么哑”偶尔会拿一块光银来购买东西。后来海南解放了,“么哑”穿着解放军装回到居仁坊与他们见面。居民们才都知道“么哑”非哑,而是革命英雄。居仁坊曾经收容过地下党员的故事还时常被居民津津乐道。

居仁坊原有公用水井两口。一为玲珑井,因井口小巧而得名,所处的巷弄被称为“玲珑巷”。井水甘甜,曾作为饮用水源,今已不存。另一口井至今仍是居仁坊的地标,位于居仁坊东北处,在居仁坊居民口中该井叫“马房井”。

海口市的老街区中有座“居仁坊”,它有一个更古老的名字——“马房村”,为海口老街坊们所耳熟能详。

行走在人声鼎沸的海口市老街区的新民西路上,仰头欣赏着骑楼女儿墙绵延起伏的天际线时,突然有一处中断。在两栋骑楼中,形成了“一线天”的景观,仿佛是音乐演奏高潮前的突然沉寂。驻足看,是一个巷口,南洋风格的牌坊门额题着“居仁坊”三字。

“马房井”石制的井圈因岁月的打磨显得乌黑光滑,咸水井虽无法作为饮用水源,但居民仍然倍加呵护。因为据说该井逢久旱不竭,遇大旱之年总能为居民解燃眉之急。加之有人若落入井中会有浮力托起的“神迹”流传。故当地居民视为神井,世代保护。

靠近新华南路的居仁坊五号的大楼,厅堂内还摆设着古色古香的家具。那是清末将领王鹏年的故居。道光年间,王鹏年与吴元猷、黄开广一道在海口外沙战胜海盗张十五,外沙因此改名“得胜沙”。居仁坊四十号的斜对面有一个等阶而上的院门,那是清代海口慈善家陈有光在南门内街兴建的悦丰宅后门。悦丰宅基本面貌保存完整,陈有光先生捐修南门石板路和迎龙桥等事迹被世人铭记。

时过境迁,如今的“马房村”没有饲马场也不再看到马的身影,“马房井”成了与明代屯马之所——“马房”同时代的文物遗存。“马房井”作为与明代军事卫所同立的产物保留至今,也成为海口城市变迁的历史见证之一。

300多年前,这座老社区是驻扎在海口的明代军队屯马场所,因此得名“马房”。

居仁坊俗称“马房村”,明洪武年间设海口千户所并兴筑海口所城,设千户所于西门街,位于西门街南面的居仁坊当时宽阔平坦,水草丰茂。故驻军屯马于此,取名“马房”。所以“马房”的称号流传至今。相传“马房井”开凿于明代初叶,井水自古以来就偏咸味,最初供军队饮马洗鞍之用,居民则常用于洗涤。

居仁坊关圣庙南侧的巷子叫“安记巷”,因为整条巷子以西都曾经是“梁安记”老板梁建绩兴建的宅院。梁建绩曾经是清末民初海口著名的商人,靠经营货物进出口代理业的“九八行”发家,并兴办实业,在海口富甲一方。安记宅早已被现国美电器大楼所取代,但不少老海口仍然对这一宅院的大气美观记忆深刻。